Jump to Navigation

發表新回應

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dadaochaotian-maoni 第六十六章豆子惹的祸!-p3 还是那句话,奇遇怎么会出事呢? 过了些时间,那些青烟终于消散在天地间,老猿带着猿猴们掩着口鼻,小心翼翼地靠近过来。 平咏佳对着那只老猿挥了挥手。 他刚结束闭关,控制还不够好,剑意自然外溢,随着他的挥手,一道剑意便落在了溪水里。 溪水忽然变得安静起来,自然分出一道裂缝,从侧面看着就像是透明的玉石。 抽刀断水,本就是极难的事情,哪怕对于最擅长切断的青山剑修也是如此。

http://reliablerealestateinc.com/members/skytteruiz2/activity/215228/ ,平咏佳怔了怔,望向那些猿猴问道:“我现在境界……怎么样?” 他拜入青山后,在洗剑阁只学了一段时间便被井九指名带进了神末峰。在神末峰的这些年里,他除了学了清容峰的无端剑法什么事情都没做过,没有见识,更没有与别的修行者较量的经验,难免有些不自信。 那些猿猴们犹豫了会儿,纷纷拍起巴掌,表示那是相当可以。 它们之所以犹豫,不是觉得平咏佳不行,而是因为拍巴掌需要把捂在口鼻上的手掌放下来。 平咏佳有些不自然地问道:“那你们觉得我什么时候才能破海?” 猿猴们这次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,动作很是整齐,画面看着很有趣。 这是不可能破海的意思?还是要自己安心修行,不要太好高鹜远? 平咏佳有些茫然,当然他绝对不敢去想,这有可能是说他已经破海了,不用再想着什么时候的意思…… “师父说不破海不能出山,那我怎么能才能出去找他们呢?” 他有些苦恼,

https://penzu.com/p/e285bcfa ,又高兴起来,去了林间那座小屋,给自己泡了杯绿茶喝。 绿茶放了几年,自然不可能是新茶,喝着有些苦,却让他精神一振,想到了某个方法。 他从柜子里取出一件淡青色的剑衫换上,又取了一顶笠帽,便向峰下走去。 某年之后,神末峰便一直常备着笠帽,帽檐极宽,只要戴在头顶,便很难被人看到容颜。 来到峰下,平咏佳直接去了洗剑溪,想要寻到自己认识的梅里师叔,问问她这次的梅会什么时候开始,如果照常举行的话,是不是只要在试剑大会上拿了前十,便能拿到参加梅会的资格,从而出山。 没想到他在洗剑阁里只看到了一些像他以前那样懒散、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新入门弟子,却没有看到一位师长。

http://iamasport.com/members/blalockblalock3/activity/135112/ 。 听到这个答案,平咏佳忍不住望向如银缎般的洗剑溪,出了会神。 想要提升境界为师父报仇,便有老猿带着去了一间洞府,吃了一瓶丹药,想要去参加梅会,下峰便遇着试剑…… 这么好的运气,想来那位传说中的何霑也不过如此吧? …… …… (日常表现一下对豆子新书的想念及怨念。另外接下来的一个半月,要处理搬家以及家人来东北避暑事宜,更新会尽量保证,数量可能会少些,向大家提前报告一下。)



Main menu 2

by Dr. Radu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