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mp to Navigation

發表新回應

https://www.ttkan.co/novel/chapters/dadaochaotian-maoni 第十四章谁是真的了不起?-p2 白衣轻轻飘着,比天空里的那些云要生动很多。 井九落在山间,低身把手里的那根竹笛重新插回土中。 细细的青枝从竹笛孔中钻出,迎风招摇而生长,很快便蔓延开来,然后有三三两两的小白花开放,紧接着便是满山遍野的花海。 方景天躺在花海里,沉重地喘息着,再没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,看着就像一个重病的老人。 在青山宗的这些强者里,广元真人以木讷低调著称,真正最不像仙人的却是他。 从很多年前开始,他就像个寻常富家翁,不管那两道细长的银眉如何飘拂,都拂不走他身上的俗气。

http://www.livesgo.com/perfiles/blalockzhang0/activity/115571/ ,指的是家常意味,是与人间有关的那种鲜活味道。 从这个角度来说,太平真人收了这么多徒弟,他才是最像的那个。 和与广元、南忘等后入门的弟子相比,他在上德峰的时间更长,对师父的印象极深。 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他对太平真人的忠心要远超其余人,对井九等人的恨意更是深刻至极。 “我、日、你先人。”方景天看着井九说道。 井九说道:“剑丸虽碎不代表不能重修,我在雪原上见过有人金丹碎裂重修,应该是一样的法子,你要不要学?” 方景天说道:“我操、你、祖奶奶。” 井九就像是没有听见,继续平静说道:“当然你的剑鬼也出了问题,有涣散的征兆,如果想要复原,可能需要两百多年的时间,你应该能熬到那天。” 方景天说道:“我操、你、妈。” “以后就在这里好好治伤吧,争取活着,死总是不好的。” 井九看了眼天空,说道:“过不了多久,我们应该会再见面。” 方景天喘息了两声,说道:“我、操、你。” 井九说道:“不行。” 说完这句话,他便离开了隐峰。 来到剑狱通道里,他停在了某个地方,转身望向左手边那条幽静通道尽头的囚室,忽然盘膝坐了下来。 通道里隐藏着无数凌厉至极的剑意,那是他很多年前布下的,便是他自己都没办法承受,但现在情形有所变化。 囚室里,雪姬蹲在竹椅上,看着那片虚假的冰峰与雪原,知道他的到来,却没有转身的意思。

http://zhangmagnussen0.aircus.com/-txt-p390 ,缓缓转身望向囚室石门。 隔着囚室石门,他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,然后生出无数道无形的湍流。 井九与囚室里那位曾经这样静坐相对无语数次,在那几次里他一直都处于绝对弱势,今天稍有不同。 这应该是在冷山遇到她之后,他第一次能够以平等的姿态与她对话。 当然这只是平等的姿态,并不代表他拥有了与她相等的能力。 雪姬忽然嘤嘤了两声。 ——百年时间过去,你变得强了些,我会给予你足够的尊重,既然你要换,那便换吧。

https://justpaste.it/5mo3i :“竹椅过了百年,早已朽烂,凭什么换我身体里的仙气?” 雪姬不再说话,转身望向那片真正毫无变化的冰峰雪原。 井九说道:“过些天帮我一个忙,也是帮你自己。”



Main menu 2

by Dr. Radut.